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理论研究
构建地方党委新型领导体制和运行机制的探索和思考
发布时间:2007-02-09   来源:   点击    字号:[ ]

构建地方党委新型领导体制和运行机制的探索和思考

灌南县委组织部

 

中共灌南县委换届工作于20066月圆满完成。在换届工作中,我县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和省市委有关文件精神,落实领导班子配备改革措施。新一届县委班子中副书记职数由原来的3名减少为2名,常委职数由原来的10名增加为12名。换届以来,我县积极探索建立地方党委新型领导体制和动行机制,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效。

一、主要做法

1、减少领导层级

县委换届后,只设一名专职副书记,最为明显的变化是减少了领导层级,改善了党委领导班子工作效率偏低的状况,完善了地方党委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具体表现为“四减四增”。一是减了“书记办公会”这一决策层面,一些重大决策直接上常委会,增强了党委的集体领导功能。使集体领导、民主决策得以真正实现。二是减了“副书记”这一领导层面,增强了党委其他班子成员的工作能动性,提高了整体工作效率。换届前,几乎所有常委分工的工作都有一位副书记分管,因此在具体工作中,汇报、请示的层级比较多。换届后,各常委直接向书记或常委会汇报工作。三是减少了党政分工上的重叠、交叉现象。党政职能进一步明确,增大了政府行政职能的发挥空间。四是减轻了多个层级在基层所产生的负担,改善了党和政府在群众中的形象,增强了党委政府的凝聚力、号召力。

2、完善常委分工和常委会决策制度

为了确保换届后新的运行机制的有效施行,我县按照决策目标、执行责任、考核监督“三个体系”建设要求,合理调整了常委分工,修订完善了常委会议事规则,初步建立起责权统一的新的领导分工和运行机制。在分工上,紧紧围绕县“十一五”规划提出的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目标,对党委领导班子的职能进行科学界定,并按照“授权充分、各负其责”的原则,根据每个常委的能力特长,进行合理分工,做到工作量大致均衡,责、权、利相互统一。同时,从宏观上明确党委和政府的不同职责,完善党委领导经济工作的体制和方式。对涉及全县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重大方针政策、工作总体部署的重要问题,由常委会集体讨论决定,经常性工作由政府及其部门按照职责权限决策和管理。在完善决策机制上,一是规范决策内容。重大项目安排、大额度资金使用、乡科级干部任免和奖惩等,均需经常委领导班子集体决定。二是规范决策行为。保证决策过程符合法律和有关规定,决策之前留足酝酿和讨论的时间,重大决策实行票决制,不断提高常委会决策的质量和水平。

3、创新领导体制和运行机制

换届后,县委在领导体制和运行机制上,采取了一些创新做法,推行“纵横推进工作法”和“一线工作法”,将权和责统一起来。每位常委对职责范围内的事情或所挂钩的重点项目,都要独立负责地抓好,把县委的决策贯彻落实到自己分管的工作中去。具体工作中,在充分兼顾常委原有分工基础上,坚持以项目为纲,对全县的重大项目、重点工程、重要事项归类整合,建立8个工作委员会,按项目类别整合领导资源,建立起双重责任管理体系。

二、存在问题

1、运行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减少副书记职数、实行常委分工负责制,其直接目的是充分发挥集体领导的作用。实行常委分工负责制仅仅是建立一个新的、完整的运行机制的一个突破口、一个新起点。目前,新的运行机制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规范,有待进一步完善,党委议事、决策、执行体制的改革还比较滞后。

2、工作沟通有待进一步加强。实行新的体制后,常委都独立分管一块工作,可能出现各唱各调现象。在以往的运行机制中,书记办公会对常委会即将作出决定的事项发挥着事前酝酿、协调各方、统一思想的作用,推动常委会形成基本一致的意见并最终形成正式决定。现在缺少书记办公会这样一个缓冲带,直接由常委向常委会汇报,有时难以形成统一意见。

3、副书记职责有待进一步明晰。党委换届后只设一名专职副书记,副书记理应协助书记处理日常事务,或受书记委托,负责有关工作。这样定位,有可能带来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各位常委分工负责各项具体工作,专职副书记会“闲起来”;二是专职副书记分管的一些工作,成为对其他常委分管工作的一层“过滤”,影响常委分工负责制的实施;三是副书记和其他常委一样分工,事实上等同于一般常委。

三、对完善新型组织运行模式的思考

常委分工负责制是一个更加完整闭合的组织运行机制中的一个基础环节,这个机制从高到低的运行轨迹是:党代会负责最高决策——全委会负责日常决策——常委分工负责执行。这个机制的特点是:在党代会闭会期间,党委以全委会为决策中心,以常委会为议事中心,以常委所在的党委工作部门为执行机构。以此改革党委内部常委会议行合一的格局,实行议行分离,实现合理分权,扩大党内民主。常委分工负责制是党组织开始着手理顺常委会与全委会关系的一个新起点,意味着实行常委分工负责制是指常委分工负责执行全委会决策的制度,这就首先要重新确定常委会与全委会之间的分工,并进一步确立彼此之间的责权利边界。

全委会如果担负起日常决策的任务,意味着应该对全委会

制度进行必要的改革:首先是全委会的规模要适度扩大。这一点在本次换届的政策中已经得到确认;其次是全委会的组织形式要有适当的专业分工,使其能够与相对应的党委工作部门保持经常的工作联系和信息互换,保证全委会决策的质量和效益;再就是提高全委会召开的密度,以保证党委的决策效率不至于下降。

常委会则应由现在事实上的决策机构改为议事协调机构,主要研究各常委在执行全委会决策的过程中需要与其他常委协调一致、互通情况、互相配合的有关事项;负责提出需要提交全委会决定的议题;负责向全委会报告全委会决定事项的执行情况等等。

  书记会取消以后,为了保证常委会议事的顺利进行,在每次常委会召开之前,可召开相应的书记碰头会,以达到沟通协调、统一思想的目的。但一定要对书记碰头会召开的时间和程序加以规范,做到只“碰头”、不“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