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组织建设 > 组织建设
武继军:把穷渔村变为“首富村”
发布时间:2018-12-12   来源:江苏省委新闻网   点击    字号:[ ]

“我们老村马上要搞现代渔村、做旅游。”11月,在南京市高淳区石臼湖畔的武家嘴老村,老人们说有村书记武继军领头,这三四十年来稳扎稳打,村里面貌一新让人高兴。

1983年,武继军这位武家嘴村第一个“万元户”要去当村干部,结果挨了老父亲一巴掌。35年后的今天,武继军理应为当初的抉择感到自豪——武家嘴村民年人均纯收入从1980年的41.93元增长至9.2万元,全村生产性资产在500万元以上的农户超过一半,村集体可用财力近亿元。

带领武家嘴村的人们 “敢为人先、敢创大业、敢争一流”,56岁的武继军说:“优秀的农村干部,必须做到不忘‘对老百姓好’的初心、牢记‘带老百姓富’的使命,要顺势而为,跟着时代走才有好前景。”

舍小为大,

挨耳光也要当带头人

高淳城区北岭路289号武家嘴新村,地处城区中心,幢幢别墅绿植环绕。

“武家嘴,长流嘴(当地另一个穷村——记者注),三天不下湖,饿得像个鬼,摸粒螺蛳搭搭嘴。”这首昔日流传在石臼湖周边的民谣,是40年前武家嘴村的真实写照。1962年,武继军就出生在这个渔村,贫穷,几乎是他童年的唯一记忆。

高中毕业后,武继军当上农场会计,一个工两毛七,一年下来只能拿到九十七块钱。两年后,穷怕了的武继军走上父辈们走过的道路——上船。此时的石臼湖,因为围湖造田面积骤减,已没什么鱼可捕,但武家嘴临湖通江,渔船简单改造后就能变成装黄沙石子的运输船。跟着两位叔叔开了两年船,武继军不干了,“挣的比以前多,但是太苦了。船小,很危险。”

1982年,武继军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借钱买大船。他看中一艘68吨的双挂机木船,买船那天,他包里装满借来的10元、5元纸币,从韩村搭车去高淳的路上,他把这包钱放在秤上称了称,足有两斤三两重。“跑第一趟,我就挣了1600多元。1个月跑3趟,一年下来净赚2万多元。”头脑活络的武继军很快还清欠债,而且只用一年时间就成为村里头一个“万元户”。

1983年底,组织上找武继军谈话,希望这位村里学历最高的“知识分子”上岸当村干部。当武继军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亲时,等着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家里的船搞得好好的,来钱快,村里这么穷,这干部有什么当头?”父亲的话不无道理,当时村主任的工资一天只有1元钱,跟跑船收入天差地别。

纵使家人万般反对,武继军决心已定:“我知道跑船的酸甜苦辣。一家一户不容易,我要借助集体的力量来干,让家家户户都过上好日子。”

顺势而为,

造船出海天地宽

1984年初,村里的工作人员拿着流动票箱,跑到南京的船上,挨家挨户找武家嘴的村民投票,武继军高票当选村主任。账上只有126元、背了10多万元欠债的高淳最穷村——武家嘴,就这样交到他手上。

武继军上任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成立凤山乡水运队,并立下规矩——村民跑运输,支部村委搞服务。村民原本开发票时,要交给交管站5%的税和管理费,而在水运队则降到1%。那时政府部门通常和单位、组织打交道,处理事故纠纷,甚至汇款,都需要介绍信。武继军揣着一本盖好章的介绍信,跟着村民跑,只要有需要,介绍信随时开。水上行船无处加油,他贷款建起加油船,不仅服务村民,也增加村集体收入,仅1994年就挣了80多万元;船户资金结算周期长,加油船开设船户结算中心,变成村民的小银行,结算中心甚至还有300万元流动资金,及时为船户提供资金帮助。村民搞水运的痛点,就是服务发力点,村集体收入也有了增长点。

武家嘴船民们的口袋鼓起来了,武继军又敏锐地发现新的机会——国家开发上海浦东,苏南基建遍地开花。要想跟外面做生意,小木船显然不够用了,武继军鼓励村民们升级换代。载着各类建材穿梭在长江上的百吨铁船,为武家嘴掘下“第一桶金”。

1992年,村民武雪生那艘3000吨大船,在武家嘴掀起了第二轮“造船竞赛”。造大船需要花大钱,可那时银行不对个人放贷,不少村民不得不借下最高年利息60%的民间借贷。怎么帮村民找到利息低的贷款?武继军日思夜想,在当时政策规定许可的情况下,由村集体以公司的名义向银行和机关单位拆借资金,利息只要民间借贷的一半。短短3年累计融资5000多万元,为村民省下上千万元利息。

1997年,武继军又开始劝村民把存进银行的钱拿出来,造更大的船——能出海的船。随着上海建设大小洋山港,交通部决定在内河推行标准船型,沿海航运市场回暖。武继军又走在别人前面,武家嘴全村船舶总吨位迅速飙升到40多万吨,能装集装箱的船已有好几艘。

通过三次“造船竞赛”,武继军带领石臼湖边的渔民抓住发展机遇。武家嘴人跑水运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大的,但为什么只有他们能做到如今的规模?“一是因为有集体的服务保障,另一个就是我们抓住了发展机遇!”武继军总结说。

实业兴村,

“小渔船”蝶变“万吨轮”

当新世纪的阳光照进石臼湖时,武家嘴这个过去全高淳最穷的村,已经当了8年“金陵首富村”。此时武继军所想的,是守着摊子过安稳日子,还是二次创业继续把武家嘴做大做强?“光靠造船水运业这‘一条腿’走路,走不稳也走不快。”武继军不想就此停步,武家嘴村由此开启“一业为主、多元拓展”之路。

水运依然是武家嘴的主业,新形势下,传统水运业必须向现代航运物流业升级。2000年以后,武家嘴在八卦洲和乌江先后建了两座船厂,同时组建集装箱运输有限公司,和长江航运集团合办长武运输,联手南钢成立鑫武海运,凭着多年积攒的信誉,“小渔船”精彩蝶变“万吨轮”。

去年,武继军又做了笔漂亮的生意。2016年钢材价格持续低迷时,国家连续出台政策加大环保力度、关停低效钢厂,他由此分析判断钢材价格要涨了。去年国庆期间,他向南钢订了1万吨钢材,准备用来造4艘1.25万吨的江海直达船。3个月后,钢材每吨涨了1000多元。“新船去年11月3日开工,一条船的造价4000多万元,现在已经可以卖6500万元,4条船就挣了近1亿元。”

从事水运让武家嘴摆脱了贫穷,但武继军始终觉得“没有农业就不算是真正的新农村”,他还想在陆地上干一番事业。2007年,人均耕地不足三分的武家嘴村,在附近的永联圩流转了3100亩土地,用于螃蟹、青虾等水产品养殖。一年后,武家嘴村又在东坝镇建起6000亩的农业科技园,种有机大米、大棚蔬菜、有机茶叶、花卉苗木……生态农业同样搞得风生水起。“社会发展了,人们消费讲究绿色、生态。我们的大米亩产只有400多斤,不用农药不用化肥,市场肯定越做越大。”武继军对此充满自信。紧挨着游子山和桠溪国际慢城的农业科技园,成了高淳乡村旅游新景点,每个周末迎来大批城里人体验农家生活。

武家嘴人不仅上了岸,还进了城。2002年,武家嘴村在高淳城区买下243亩地,盖起100栋别墅和160套公寓楼,还办学校、建老年公寓,解决村民生活实际问题;随后又开了高淳第一家大型超市,2008年建起高淳地标——武家嘴国际大酒店。如今,武家嘴集团已涉足水运、造船、地产、商贸、酒店、教育、养老多个领域。

站在崭新的武家嘴村委会办公室窗边往外看去,武家嘴国际大酒店门前车水马龙,实验学校的孩子们在操场上尽情玩耍,村民们悠闲地散着步,他们入股海船,每年有几十万元的分红。今年,武家嘴集团旗下子公司业绩出色,预计年可用财力接近1亿元,蝉联“金陵首富村”几无悬念。

如果武继军当初没上岸,凭他的头脑和干劲,家业不会比现在任何一位武家嘴船民差。对这个假设,武继军挥了挥手:“这30多年的经历告诉我,干部想发财,肯定没什么好事。只有把群众当亲人,带群众致富,为他们谋福,群众才会从心底里拥护你!”